香蕉影视app下载 安卓

“离儿你听我说。”陈嘉致抱住了她的双肩,“我已经告诉袁阿姨我们结婚的事了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告诉她,我不是告诉你过先隐婚吗?”

“你是怕她问我要钱对吗?”

“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钱,不在乎给她那些彩礼。但你不了解我妈,她就是贪得无厌,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她会不停的骚扰你,不停的骚扰你,甚至会影响到你的公司,还有你的公众形象。我妈那个有极其的有手段。”

“你太小瞧你老公了。”陈嘉致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,“你真以为我就任由她摆布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离儿,你听我说,这件事情我还是告诉你比较好。”

陈嘉致本来想把她的身世隐瞒的,但怕袁凤再打亲情牌来威胁她。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让卓南查过了,你不是袁凤亲生的女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件事情本来不想告诉你,怕你伤心难过。”

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

“……”

“但你有权利知道。”

苏离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,也没有那么多的悲伤。

好像这样的事情,已经在她预料之中一样。

这倒是让陈嘉致松了一口气。

“离儿,别难过。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更好,以后不必对她太真心。”

“我早猜到,我不是我妈的亲生女儿,原来是真的。”

“你怀疑过?”

“当然。她对我,对苏润和苏东的态度根本不一样。”

想到袁凤宁肯把西瓜藏在柜子里让老鼠啃,都不舍得给她吃一瓣,她就觉得心凉。

掉垃圾桶的西瓜,再捡起来洗洗给她吃,那是亲妈吗?

“陈致,既然你查过我的身世,你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吗,我为什么会被我现在的养父养母收养?”

“你爸不是你的养父。他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很小的时候你爸输了一大笔钱,你母亲她……”

“她把我丢给我爸,自己走了?”

陈嘉致点点头,“袁凤是你的继母,那时候你才一两岁,没记忆。”

“那我亲生的妈妈为什么不带我走?”苏离想不明白,“她也不爱我吗?”

陈嘉致就知道告诉她实情,她会难过。

可不告诉她,又怕她对袁凤手下留情。

“离儿。”陈嘉致把她抱紧,“你还有我。”

“我不想再去找我的亲生母亲了。”苏离从他肩上抬头,“我有你就够了。”

陈嘉致擦干她眼角的泪痕,欣慰的笑了笑,“你有我,我也有你。”

“我只要你。”苏离的双臂缠上他的脖子,“我只要你。以后我只要你,我不会让我继母对你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对了,除了你还有安安,你们俩才是我这辈子最亲最近的人。”

“能和安小姐并排成为你最亲最近的人,我不知道该感到荣幸还是感到悲哀。”

“当然是荣幸,怎么会悲哀?”

“我不该是那个唯一的最亲最近的人吗?”

“不行,你和安安并排,你们俩对我同样重要,不分高低。”

“好委屈。”

“没把你排第二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“好吧,以后我也会真诚的对待你的姐妹。你把她当妹妹,我也会把她当妹妹。”

“那当然是必须的了。”

这时,苏离的手机响了。

是苏润打过来的。

“姐,妈妈被拘留了你知不知道?”

“拘留?”

“还是你的初恋让人把妈妈抓走的,什么盗窃罪,什么参与赌博,什么虐待青少年。”

听得苏离有些云里雾里的。

苏润在那边焦急道,“姐,我就问你,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。你和那个什么富豪结婚了,到底真的假的?”

“真的。”苏离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婚姻了。

“那你还让那个什么陈致,喊人去抓妈妈。妈妈现在在拘留所,要保释得交一笔很贵的保释金。”

苏离把电话直接给挂了。

“陈致,我妈妈……不,我继母她?”

“谁让她贪得无厌。今天请她去我公司,她顺手偷走了我车上的一条项链。”

“项链?”

“价值两亿,涉案金额巨大,不坐牢是不可能的。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避免不了。”

苏离想了想,“不对,这是你设的局吧。”

“聪明。”陈嘉致刮了刮她的鼻尖,“你不会知道她是你的继母,还于心不忍,让我放了她吧?”

“让我想想。”

“当然,如果你要念旧情想放她一马,我可以和刘队长说。”

“当然不。”苏离想清楚了,“我以前就是太软弱了,才会让她骑在我头上欺负我。该拘留就拘留,该坐牢就坐牢吧,也好让她消停这点。”

陈嘉致很满意的笑了笑。

苏离又说,“她进去了,才能安生一点,才不会想方设法的从你那里要钱。”

“我答应给苏家两百万的报恩费。不过袁阿姨进去了,这笔钱只能给到你岳父了。”

“两百万?太多了吧。”

“岳母养育你成人,我这个做女婿的应当的,不管他对你好与不好。”

“我爸对我才不好呢。他也偏心我妹和我弟,只不过他不会像我妈妈……我继母一样可恶就是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突然知道袁凤是我继母,不是我亲生母亲,还有些不习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把她一直当成亲生母亲对待。”

“你那叫愚孝。”

“我现在知道了。”

这时,苏润的电话又打过来了,不过这次不是苏润而是苏东在说话。

“姐,我姐说的话是真的假的,你怎么可以和那个什么陈姐夫一起把咱妈送进警察局呢?还有啊,姐,你怎么可以水性扬花的,又让妈妈收了许警官的彩礼,又嫁给了什么姓陈的?那许警官的彩礼钱怎么办,又得退给人家。”

“苏东,你好像搞错了吧。那四十万彩礼是妈非逼着许博文要的,不是我要的。”

“姐我问你,我现在这个姐夫真的是富豪,能不能帮我安排个工作?”

“到底是想说什么?”苏离问。

听到旁边的苏润在呵斥苏东,说什么先别提工作,先把妈妈救出来。

苏离直接说,“苏润,苏东,你们听好。妈的事情我帮不了忙,她自己起了贪念,偷了人家价值两倔的项链,坐牢避免不了。别找我帮忙,我不会帮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