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蘑菇街app推荐

站在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前,看着躺在柔软床上半裸美背的女人,肌肤如婴儿般弹指可破,一头柔亮乌黑的长发狂乱散开,很妖娆,很媚惑,楚易凡挑了挑剑眉,邪恶的勾唇,笑得十分匪气……

舔了舔湿润性.感的薄唇,楚易凡声音喑哑低沉的对女佣命令:“出去!!”

女佣很惊愕,衣服都没换上,就要她出去?!难道,少爷想自己换?!

连连点头,女佣毕恭毕敬的推出房间漭。言睍莼璩

关门的刹那,又听到楚易凡邪失的嗓音传来:“让厨房多准备一些清淡有营养的汤,再熬点粥。”

“好的少爷,我马上去厨房。”女佣微微颔首,随即轻轻带上门,马不停蹄下楼去厨房。

楚易凡站在床边,幽深的黑眸,欲.望泛滥剀。

他捏着棱角分明的下巴,笑得邪恶,眸光,来来回回沿着苏静雅嫩滑白皙的裸背游.走,最终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皇甫御一边喝着热咖啡,一边给家里打电话:“云姨,苏静雅回皇城了么?!”

他用肩膀和耳朵夹着电话,另一只手不停在办公桌上翻找着资料。

右手不能动,他真的觉得太不方便了。

秀美大眼妹子的俏皮之旅

云姨接到电话时,正在指挥佣人打扫房间,她眉开眼笑道:“苏静雅还没回来呢,怎么了?!”

皇甫御一听,好看的剑眉,情不自禁的拧了起来。心下困惑:没回皇城,那跑哪里去了?!真的生气,跑回……自己的公寓了?!

正当他想得入神时,办公室的门,被人敲响,他捂着听筒,对着门外大喊了声:“进——!!”

随即,他又对云姨吩咐:“你想办法打电话给郑君南问问……”

此话出口,他又觉得不妥,在云姨说“好”的时候,又立刻否认:“算了,别管她了。中午的午餐,你给小少爷准备丰富些,准时送去学校,不能让他在学校的食堂用餐,明白吗?!”

“大少爷,我都记下了。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?!”云姨问。

“没了,记得把这些事做好,不能怠慢了。”皇甫御急匆匆的强调了一遍,然后挂断电话。

心里莫名烦躁,瞄了眼进来的人,他更心烦了:“没事跑我办公室来做什么?!嫌自己太闲了!!”他倒是有的是手段,忙得他灵魂出窍。

水淼见皇甫御挂断电话,才敢出声,他说:“三哥,马上午餐时间了。我想问你,中午吃什么,我帮你去买。”

其实,他是想知道,皇甫御知不知道他昨晚撒谎的事情。今天一来公司,就到处找了遍,并没有看见苏静雅的身影,他才暗暗送了口气。

昨晚做了那件事情后,虽然当时狠狠爽了把,但是……回到别墅后,他越想越心虚,越想越害怕。皇甫御的性子,他真的太了解了,如果知晓他欺骗了他,那还不杀了他?!

他还能活着看见明天美好的太阳升起么?!

刚进办公室,就瞧见皇甫御在打电话,他的小心肝儿,真的砰砰狂跳不止啊。

万一被揭穿,他真的死无葬身之地。

皇甫御揉了揉太阳穴,深深呼出一口气,看了眼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呢。

“还没想好,想好告诉你,出去。”皇甫御冷冷的下达逐客令。脑子里,诡异的,居然满满盘旋着:如何让苏静雅回皇城。

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,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pia死。

水淼深怕苏静雅打来电话,所以赖在办公室里不肯离开。万一,苏静雅打来,他当场好狡辩嘛。不然,等皇甫御知道了,再找他,估计他还没开口,就被处以极刑了。

“三哥,你慢慢想。我在这里等着。你忙你的,当我不存在。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。”水淼大声说,随即在沙发上坐下,摸出手机,百无聊赖的上网。

皇甫御白了水淼一眼,不想跟他废话,也没那个精力驱赶他,埋头就处理文件。

从医院回到公司,他第一件事情是去秘书办公室,结果,并没有看见苏静雅。

然后一上午,他都坐立难安的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这种感觉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。

好不容易进入状态,皇甫御只听水淼惊恐的尖叫起来:“三哥,特大新闻啊。那姓楚的小子,上桃.色新闻了,被爆出私生活不检点,啧啧啧,自己跟女人上床的照片,大刺刺的挂在网络上。哎,三哥,你要不要看?!”

皇甫御心浮气躁,老早就想杀人了。

最后仁慈的理智,还在做最后的挣扎,他闭了闭眼,冷漠地说:“水淼,我最后一遍警告你,要么滚出去,要么给我闭……”嘴。

然,他的警告还没完全说完,便又听水淼不屑鄙夷的哼:“咦——,这姓楚的小子,恶心死我了。什么时候这么重口味了,居然找个腰上有一道恐怖疤痕的女人。咦~,我看着就觉得恶心。跟这种女人上床,不……影响兴致么?!”

按理说,楚易凡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十八岁就在美国,把漂亮的女模特都潜规则了遍,身边从来不缺女人,居然如饥似渴到要和身体有“残.缺”的女人上床。

实在……

“……把手机拿过来!”在水淼尽情YY鄙夷的时候,皇甫御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,骤然在办公室里响起。

空气,瞬间有结冰的声音响起。

吓得水淼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他惊恐的抬头,却看见皇甫御黑沉着俊脸盯着他,那双犀利的黑眸,阴森尽显。

“你是聋子吗?!最后一遍,把手机拿过来。”皇甫御一字一句的强调。

水淼云里雾里,完全搞不懂情况。

他们的三哥,什么时候对八卦新闻这么感兴趣了?!

愣愣的把手机递过去,在他想要问皇甫御“怎么了”“有什么问题吗”的时候,却看见皇甫御阴冷的眸光,快速扫了一眼手机上的照片,真的只扫了一眼哦,随即——

啪——!!!

手机在半空中,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,最终砸在墙壁上,四分五裂。

水淼,当场傻掉了。

不明白,皇甫御突然变得如此暴躁和恐怖的原因。

他没有踩入皇甫御的雷区啊—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苏静雅迷迷糊糊醒来时,头疼得快要炸掉了。

嘴唇干裂,口干舌燥,心里很难受,尤其是胃部,她觉得恶心想吐。

费了很大的力气,她才撑开眼皮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,装修豪华奢侈的欧式房间,目之所及,都是刺目的雪白。

苏静雅盯着雕刻着花纹的白色镂空窗栅,爱去缓不过神来。

窗外鸟语花香,薄薄的雾气,被阳光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,很美好。

那一瞬,不清楚自己在何地,现在是在哪个时间点上。

分不清过去,现在还,还是自己跨越到未知的将来。

她只觉得胸口憋憋的,难受的想要流泪,好似受到无法比拟的挫败,只想失声痛哭。

楚易凡端着餐盘推开.房门进来时,一眼就看见苏静雅圆溜溜的眼睛,盯着窗外,一动不动,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和茫然。

就像……白痴一样。

他嘴角一扬,朝气蓬勃、热情的开口:“Baby,Good—morning!!!”

苏静雅一听到楚易凡那只能用“恶心”二字形容的声音,顿时浑身一个激灵。她愣愣的扭头看向他,第一反应就是跳下床——逃!!!!

而楚易凡,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,三步并两步跨上前,一把将她按住,眉开眼笑道:“睡了一整天,饿了吧?!来,先喝点粥,然后把药吃了。”

苏静雅皱着眉头盯着他,见他放下盘子,端过碗,用勺子舀了白粥就往她嘴边送。

见她不张嘴,他又好脾气的诱.惑:“乖,吃两口。只有吃了东西,才有力气生气,是不?!来!!!乖!!!”

苏静雅深深呼出一口气,挣扎着靠着床头坐着,直直盯着楚易凡,良久她才说:“楚易凡,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烦人?!我们又不熟,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!”

让她狼狈一些,可怜一些,不是更好么?!

如果,让她习惯一个人的好,习惯被别人呵护,再被伤害了,那该怎么办啊。

“我没有对你好,只是出于朋友之情,伸出援手罢了。难道,让我看见你在商场门口晕倒,熟视无睹么?!张嘴,我的手麻了。”楚易凡眨了眨眼睛,竟然冲着她……装无辜?!

垂眸直直盯着嘴边的勺子,苏静雅又看了看楚易凡,最终……还是张嘴吃了口粥。

“这才乖。”楚易凡又舀了粥喂她。

而苏静雅吃着粥,心里却很难受。整整二十三年,她受伤了,生病了,一直在想,倘若皇甫御陪在她身边该有多好。

但,是事实:陪在她身边的人,永远都不可能是皇甫御。

楚易凡看着苏静雅,见她弯弯翘翘的睫毛忽而冒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,沿着她长长的睫毛滑落,他当场就怔住了。

好半晌,他才悠悠道:“小乐乐,我喂你吃东西,不用这么感动吧?!你瞧你都哭了!!!”

“……”苏静雅听了,愤愤抬头瞪着他,声音嘶哑的说,“你少自作多情了,谁感动了?!不就喂我吃几口粥么?!多大点事儿……”

“是是是!我自作多情,我孔雀,行了吧?!赶快吃,嘴巴张大点,几口吃了,然后吃药、睡觉……”楚易凡不耐烦的催促,眼底却是泛着宠溺的笑意。

苏静雅看他动作麻利,压根就不顾及她是女生,蛮横的往她嘴里塞粥,她憋得小脸通红,连连吞咽几口,她大声嚷嚷:“……楚易凡,你慢一点,别喂这么快,我……我……吞不过来。还有……你斯文点行不行呀?!我是女生……”

午后的太阳,很明媚,很灿烂。

早晨喝了些粥,吃了药,又睡了几个小时,高烧已退,苏静雅又生龙活虎了。

吃午餐的时候,楚易凡非要闹着自己亲自下厨,让她尝尝他的手艺。

结果……

看着被烤得又焦又糊的牛排,苏静雅的眼珠子险些掉在盘子里。她错愕的抬起头,指着烧焦的牛排说:“楚易凡,你就让我这个病人,吃这个?!烧焦的牛排?!你确定,我吃了,不会食物中毒,或者……得结石病?!”

楚易凡嫌恶的盯着自己的盘子,看见里面丝毫卖相都没有的食物,好看的剑眉几乎皱成一团,他嚷嚷道:“哎,你就不要嫌弃了。本少爷亲自下厨哎,你应该庆幸上辈子烧了高香好不?!外加……本少爷的钱,多的是,倘若真的得结石病,本少爷给你报销医药费!”

“……”苏静雅郁闷得满头黑线。

吃午餐的过称中,苏静雅看着对面帅气的楚大少爷,吃自己的牛排,那表情纠结得好像逼着他吃毒药一样,差点没憋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这就是标准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看吧看吧,逼着她吃,结果自己吃不下去了吧?!

真想送他两个字:活该!!!

午餐后,苏静雅急着回家,楚易凡却不肯,硬是搬出救了她一命的事情压她,要求陪他玩一天。

苏静雅想了想,反正也无事可做,趁机放松心情也不错,于是便点头答应了。

她走出别墅,在门口等楚易凡从地下室开车出来,但是,刚出去,分明瞧见不远处的树丛里,有黑衣人一闪而过,她眨了眨眼睛,再定神看去,却发现空无一人。

暗暗想着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,她并没有想太多。

本以为楚易凡会带她去什么好玩的地方,结果,带她去游乐场,以及电玩城。

游乐场,是她向往,却不敢去的地方。她胆子很小,除了旋转木马,其他的一概不敢玩。

当初在美国治病,王安然和王勃推着她去过。

美国的游乐场,比春城的大很多,游客,却没有这么多。

那时候,她真的很羡慕那些正常的人,能坐各式各样的机械玩,很多机械对残疾人不开放。好不容易坐个“海盗船”,她当时就吓得面如死灰,下船后便狂吐不止,然后……再也不去游乐场了。

楚易凡买了通票,拉着她的手,就往人群里跑。

第一次,被除了皇甫御之外的男人牵手,苏静雅心里很别扭,很忐忑,很紧张……很不好意思,挣扎着要抽回自己的手。但是,楚易凡却牢牢的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“楚易凡,你放手。”苏静雅怨恨的瞪着他,四处瞄周围的人群,发现周边的男女几乎都牵着手,没有人看他们,她才放松了些。

“小乐乐,咱们玩刺激的,翻滚列车,要不要坐?!”楚易凡握着苏静雅的手,目光柔柔的问。他有过很多女人,也牵过很多女人的手,但是……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的手,有她的手这么小。

握在掌心,就情不自禁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。

“翻滚列车?!”苏静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却见他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在半空中360°翻来覆去的列车,吓得脸色惨白,连忙摇头,“我不敢,我怕,我不要坐,你去吧,我在下面等你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玩‘跳跳娃’?”楚易凡询问她的意见。

“跳跳蛙?!”苏静雅顺着楚易凡的手看去,看着在几十米高的办公,做着自由落体的‘跳跳蛙’听着游客在上面尖叫,她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大大的眼底,满是惶恐。

在游乐场跑了一圈下来,苏静雅就只敢坐‘旋转木马’。

当楚易凡陪着她一起坐旋转木马的时候,外围等孩子的家长,个个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坐在一群孩子当中的他们,苏静雅羞愧得满脸通红。

而楚易凡只是微笑着在旁边看着她脸红,看着她害羞,看着她不好意思,看着她将脑袋深深埋着……

从游乐场出来,苏静雅抱歉的看着楚易凡,嘟着小嘴说:“不好意思,让你只坐了个旋转木马!”而且,坐得好丢人。

楚易凡丝毫不放在心上,拉着她就往跑车走:“咱们去电玩城吧?!我在美国,从小玩到大,到时候我一个又一个破纪录给你看。”

对于电玩城,苏静雅兴趣并不浓。

“身手”又不好,打个地鼠都破不了记录。

可是楚易凡,真的每一项都破记录,赢了好多的游戏币,她在旁边看见电玩城的老板脸都绿了,最后将大奖十分心不甘情不愿的送出来,她当场就乐得捂着嘴巴笑……

当然了,苏静雅完全不知道,自己和楚易凡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,全部被人偷.拍成了视频,一秒都不落下的传在皇甫御的电脑里。

从电玩城出来,楚易凡又带她去吃了春城的小吃,整整一条街,从头吃到尾。

苏静雅觉得,楚易凡虽然很讨厌,但是……和他在一起,却很开心。她不需要忌惮什么,不需要看他的脸色行事,做什么、说什么,无须担心他会不会生气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楚易凡送她回皇城的时候,已是深夜。

苏静雅跳下车,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后备箱,欢天喜地将楚易凡在电玩城给她赢的十几个布娃娃抱在怀里,看着那些漂亮的布娃娃,她真的开心死了。

十几个娃娃,她完全抱不住,好不容易用嘴巴叼了三只才勉勉强强拿住,她支支吾吾、含糊不清对楚易凡催促:“你快回去吧,时间很晚了,路上注意安全,再见……”

楚易凡完全没想到苏静雅居然会如此的喜欢布娃娃,明明拿不走,却学狗狗叼也要叼走,看着她滑稽却不失可爱的模样,忍不住咧嘴一笑。

整齐的贝齿,暴露在空气中,闪耀着亮白的光芒。

“小乐乐!!!”他坐在车头,叫住她。

苏静雅使出吃.奶的劲儿,才抱住娃娃,无论如何,她都要把娃娃全部拿走。

如果拿不走,楚易凡就不会全部送给她了,她就会少一只。她又不是笨蛋。

听到楚易凡的声音,她回头困惑的看着他。

“今天玩的开心吗?!”楚易凡问。

“嗯!!”苏静雅点头。

“喜欢那些娃娃吗?!”楚易凡又问。

“……”苏静雅低头看了看怀里各式各样的娃娃,狠狠的点头,“嗯!!!”

“喜欢的话,我下次还带你去,给你赢更多的娃娃,怎么样?!”

“……”苏静雅一听他还要给她赢娃娃,当场眼睛瞪得又大又亮,她眉开眼笑的点头,欢呼着,“好呀好呀,我要凑够一百只,嗯~,一百只不够,一千只,我要筹够一千只。”

“好!!”楚易凡爽快的答应,“我给你赢一千只。好了,你快进去吧,我看着你进去。”

“唔……”苏静雅本想跟他做个再见,但是发现实在不方便,于是转身抱着娃娃艰难的往皇城里走。

楚易凡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,默默坐了好一会儿,才钻进车里,发动引擎离开。

而一路上,娃娃不停往地上掉,苏静雅废了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搬到主宅,她累得胳臂又酸又麻,却开心不已。

腾出一只手,想用钥匙开门,却在挣扎要不要把娃娃放在地上去摸钥匙的过称中,别墅的门,突然被人拉开。

一阵极强的刺骨寒风惊悚诡异的迎面扑来,苏静雅除了感觉到摄人心魄的冷凛之外,分明还感受到浓浓的杀气。

惊愕的猛然抬头,一眼便觑见站在门口,面容冷峻,双目腥红,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男人。

“咚~咚~咚~”,苏静雅眼巴巴畏惧地望着浑身迸射着令人毛骨悚然寒气的皇甫御,当场傻眼了,嘴里叼着的,以及怀里的布娃娃,一一掉在地上。

Ps:【2013.1.5】昨天月票不给力,呜呜~,小妖真的在思考,要不要开船啊。赶快交船票,交了才能上船,且看船戏啊。呜呜……小妖求荷包、月票、鲜花……荷包不给力,月票不给力,鲜花也不给力……%>0<%,小妖去跳楼了,估计就给力了!!!!